遗憾

施工工程人工26000地砖4690地板3725门槛石200厨卫吊顶1335石膏阴角650水槽五金819地漏淋浴五金1570全屋开关950家具4门4000厨房柜、衣柜、鞋柜13300洗手台柜2300沙发3600床2、床头柜3、电视柜、茶几、床垫28000窗帘1100桌、椅、凳1700灯具2350电器马桶5990烟机灶3198热水器2098空调12350冰箱3699电视2888洗衣机1900总价108412

这张表是我现在住的这套70m²的主要装修支出。价格没有太大参考意义,是多年前的物价了。我贴上来主要是想说我很省,省归省,质量还不错。

所有写装修的文都该把具体费用贴出来。不然就跟公司人事使劲吹环境如何好、大饼多么香、员工多和谐、老板多亲切、加班包零食、还能撸猫狗,但就æ[……]

点我看全部

消费大潮,我在裸泳

消费主义成了热词,很多人开始有意无意用它。我不想去查大众口中这个词什么含义,它的由来、发展,包含的社会态度和现象,我并不关心这些。

我关心自己花出去的每一笔钱,有没有浪费。至于别人怎么花,我管不着,反正没找我要钱。

小时候穷,没什么零花钱。很久前写过,再讲一遍还挺烦的,我也懒得去翻出来复制粘贴。总之,结论就是我穷长大的。

所以我从小就养成了抠门、囤东西的习惯。学校每学期开始会发新作业本,我用得很省,一整学期用不完,还能存到下学期用。最大的爱好是存钱。钱的来源基本是每年春节收到的压岁钱。崭新的纸钞自己留着,不新的给爸妈交学费。ä»[……]

点我看全部

我是中国互联网的骄傲

怎么突然有很多人转《豆瓣是中国互联网的骄傲》文章。

点进去看完:

哦。

要说骄傲,我觉得我才是

中

国

互

联

网

çš„

骄

傲

。

豆瓣是原创产品,我在网上也是力求原创。从不抄袭别人的段子,不洗稿,不把别人的说成自己的,很少转载,就算转载,也从不故意误导别人让别人以为是我原创。众所周知,很多人会在互联网垃圾桶里到处翻找塑料瓶,搬回他的地盘赚流量,别人问是不是他生产的,他不否认不承认,玩太极,甚至还有人搬运别人照片,面对粉丝疑问也从不正面回应。我干不出这种事。

我也是豁达的人。网上的人骂国男骂男同骂老穷丑骂普信骂土气骂这[……]

点我看全部

不够

这篇是从前一篇里衍生出来的。写的时候提到了“没在一起的原因”,写了一点,发现竟然越写越多,不想在原篇上岔开太多,干脆单独成篇了。

没在一起的原因,我以前都喜欢一言概之为“不够爱”,是很一针见血,直击痛点,但不严谨。不够爱,知道了,然后呢?要怎么做才够,做什么才够。“不够爱”太难量化了,它是一张网,不是海边人家出海打渔的渔网,是疏而不漏的恢恢天网,太大、太泛,什么都能往里装,什么都推给它,噎人、气人,解决不了问题,有点废话文学。

现实要面对的问题复杂很多。诸如习惯差异、家人认可、有钱没钱、距离远近等等,这些都是有路子能解决的(做[……]

点我看全部

余味

先预设个大前提,男人女人都是人,人一辈子会遇到很多爱的对象。这里不定义怎么算爱,爱跟喜欢的区别,一律统称为爱,简化图方便。既然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就按你的理解来。

爱的程度,有深有浅。浅的只是打过几个照面,或者只见过几张修很大的照片,深的暧昧过几天,或者恋爱同居过一阵,要么轰轰烈烈烧完就熄,要么细水长流流完就断。

那种一生只爱过一个的就不在这个范围里。

设定好这个前提,再往下。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新欢就忘了旧爱,一种是有新欢依然念着旧爱。

提问,二选一,你更喜欢哪种。都选和都不选的,不要说话。

我最近在想这个问题。结论是我[……]

点我看全部

扔

查征信的时候,我看到信用卡账户明细下,很长一片,整理癖一秒就发作了,注销的想法直抵发际线。

我再去翻了下专门存放各种会员卡、银行卡、交通卡的盒子,里面卡片叠起来有10厘米厚。这个高度,换成一沓20面额的科威特第纳尔就爽了。

有些卡已过期。闲置没用的卡,或者别的东西,我想扔,又觉扔了可惜,留着,以后或许用得上。其实很可能没有以后。就跟告别一样。告别的时候想,以后会再见,彼此都不觉得、都没想到,那已经就是最后一面。很久以后才发现,那之后,就没了以后。

交通卡会员卡都扔了也没事,好看的留下。有的店不会再去,不知道倒没倒闭。会再光顾的店,ç[……]

点我看全部

有对象的人没有魅力

今天七夕。凡人说天上那神仙两口子,每年今天才能桥上见一面。可不是还有句话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合计神仙小两口天天都见着面呢。

我有个朋友,想跟他的牛郎天天见面。

朋友的那个牛郎,其实有一头自己的牛儿,在外地。我朋友通过牛郎的社交账号互动,找到了那头牛儿的账号。平时看牛儿发状态隔空示爱,我朋友还会吃醋。一吃醋,他就会想起我以前说过的风凉话,觉得我说得很对。

今天不是七夕嘛,朋友看到牛儿发了张带行李箱和定位的照片动态,文案配的是“回家了”。

朋友又来跟我们叹气,“一股无名气堵在心口,像棉花一样,咳不出来,吞不下去,就那么卡在胸å[……]

点我看全部

职场生涯的一点回顾

还有几个月要毕业,不想考研就该找工作了。

我内心焦虑,表面装得很淡定。表现慌乱,我觉得是很难为情的事,跟在公众场合不穿衣服一样。从同学嘴里听到谁谁签了什么单位什么公司,每听一次就慌一点。高考前都没这么慌过。毕了业,只能靠自己,要花的每一分都得自己挣,没有躺着刷脸的资本。

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打开招聘网,很不情愿,又不得不看,越看越烦躁。密密麻麻的岗位,点进去,看几眼,再关闭,一页页不断往后翻,一直翻到文字下面有一条条线的地方。那些线的含义是之前已经点过这里了,浏览器有记录缓存。我不记得看没看过不要紧,电脑帮我记住了。

要找什么æ [……]

点我看全部

搭车

之前刷到一个网友,越看越像我高中时期喜欢的那个同班直男何叉叉。给几个高中同学看过照片,都说像,是好看版的何叉叉。有的已经想不起何叉叉长什么样,看了这个人的照片,又想起来了,眉眼之间神似。

那段时间我有点恍惚走神。一方面觉得自己还喜欢何叉叉,余情未了,可能是因为当初留下了没吃到嘴里的遗憾,如果吃过了,或许早没念想了。一方面又觉得我并不是还喜欢何叉叉,何叉叉早就胖成了一百六,我可能只是觉得这个网友更像当年的何叉叉,年轻、阳光、活力,所以自然而然很顺滑地将记忆里那段感情承接了过去,网友充当了一个投影仪,投射出我对那段暗恋的感觉的回味ï[……]

点我看全部

3个臭皮匠

我不喜欢《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的三个制作人,没有眼缘不说,从节目剪出来的表现来看,真喜欢不起。

杜华说,我是一个要求完美的人,专业性上面的话,会给她们一些建议,可能会蛮严的。听她这样说,我还真的很期待她能给这些明星们什么中肯实在的建议,结果,到现在也没看到“干货”,就给我看她建议丁当个人发展比成团更好,劝退?

大概她给别的明星提了很多“专业”建议,涉及到业务窍门、行业机密,节目不方便剪出来播。

她跟丁当的恩怨,以我的观点,当然是节目安排的,包括发微博,都是炒作。丁当在微博上喊“赶紧把妹妹我淘汰了吧”之前,按录制流程和进度,å½[……]

点我看全部

莫名其妙的情绪

我有时候会突然一下特别开心,什么事都没发生,莫名其妙的开心。跟打喷嚏一样突然,它的出现没有固定的时间、地点,难以捉摸,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很长,常常是在我意识到之后,像通电的灯泡一样亮上几秒,然后电用完了,感觉就渐渐消失,回归平静。像是,无风也起了浪。

有的开心是能找到原因的:

跟喜欢的人聊天,被给予热情的回应会开心,已读不回就没那么开心。

收到工资到账的通知会开心,存款数字变少就没那么开心。

做图片,写方案,方案被客户买单会开心,做图技术不到位导致图不够美就没那么开心。

好吃的菜出锅装盘,在自然光下,拍出满意的照片会开心,晚上[……]

点我看全部

一人一首回忆曲

有些歌,一响起的时候就自动关联上回忆里某个人的名字。

那些人大多都没有联系了,也不打算找回来,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过得如何。歌唱完了,回忆里的人名还在,记忆里的面目也都清晰。当下一次不经意间再听到同一首歌,这些人名和片段又条件反射一样,被记忆读取出来。

那些人大多都没有联系了,也不打算找回来,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过得如何。歌唱完了,回忆里的人名还在,记忆里的面目也都清晰。当下一次不经意间再听到同一首歌,这些人名和片段又条件反射一样,被记忆读取出来。

安静 周杰伦 – The One演唱会

那年周杰伦火起来没多久。一个叫C迪,比æ[……]

点我看全部

人们嘴上说求同存异,实际上在党同伐异

豆瓣是2005年3月6日上线的,我是2007年6月20日注册的。在注册之前,已经用了几个月,偶尔刷刷看看,嫌注册麻烦,只看不说。后来大概是要发言了,不得不注册一个。具体注册原因想不起了。

翻了下自己的广播记录,最早一条是2008年6月26日的,但什么内容都没显示,可能是豆瓣几次改版暴露出的代码问题。差劲。

🗣

说起豆瓣改版,我不像别的老用户那么爱恶交织,每次改版能发广播骂上半天,边骂边用,爱之深责之切。我没有这种情感模式。我喜欢一件东西,一个人,即使不满意他某个方面,也不会说很重的话。我唯一一次对改版的失望和抵触,是豆瓣的好友系统改版。

06å¹´çš„æ—¶å[……]

点我看全部

爱若不能好好谈,至少可以好好做

事情要从百度净网行动说起。

前阵子登陆百度网盘,发现平台这个龟孙把我收藏的黄T文的性感肉照给净化掉了。我又没分享,我自己留着存档都不行吗。这哪是净网行动,简直是光盘行动。所以我终于下定决心,一定要买个移动硬盘。

很早前就想买,又觉得使用频率不高,迟迟没舍得花钱,这下有了不得不买的理由,立刻下了单。

第二天收到硬盘,等0点钟声一响,我还立刻买了龟孙网盘的超级会员。要下载的资料太多了,几百个G,用龟速,得下到何年何月,干脆狠心买个火箭套餐。

下载了一天,把云上资料都保存到了地上,开始一点一点整理。我有清洁癖,能扔的东西不留着,能删的ä[……]

点我看全部

交友进化

✍️

在网络普及之前,交友不靠打字,靠写字。用笔交友简称笔友。

娱乐杂志开设了交友板块,有的在每一页的页脚,有的专门用几页纸开专栏,有的放在封二封三。有些报纸也跟风,把中缝拿来供读者交友。

想交友的人用几句话描述个人情况、爱好,留下通信地址,让感兴趣的人写信给他。有的人还会在最后附上“来信必复”。这几个字就像“长得好看”一样,我对敢写它的人,有天然的好感。但我还是很怀疑,他们敢说,是不是真的能做到,反正做不到也没人能追究曝光。

我从来没给谁写过信。那些信息里,没有让我感兴趣的东西,没有吸引我、让我渴望认识的东西。

&#x[……]

点我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