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爸妈出柜的九年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图片转自网络

“儿子,你是不是在搞同性恋?”
第一次听到这么直白的逼问时,我刚满18。我妈站面前居高临下,没有怒不可遏,严肃中带着一点活泼的试探的语气。
我第一反应是被抓住了完了完了怎么办,要鼓起勇气承认吗?怎么说出口?她怎么知道的?种种系列疑问均在一秒内产生。一秒后,我妈补了一句证据:“我看给你打电话写信的都是男的。”
那时候我有几个纯纯的笔友,他们给我写信给我打电话。我生活在一个小县城,网络刚刚兴起各项事业百废待兴,我家不是开网吧的,我也没多少零花钱,学习占去了全部时间……基于这些苦逼原因,我只能跟很远的大城市同志搞不见面的“信交”“电交”。其中一些电话是我妈接的,放在家里的信都会被我妈拆开看。我和笔友当时都是纯纯的孩子没有性体验,也没有风花雪月诗情画意,所以我妈没捕捉到能让她提起菜刀砍我的内容。
我妈说完那句话,我真的在犹豫要不要顺水推舟承认,反正她都主动问起了,机会难得,以后我再主动开口坦白交代,就难了,估计我这种从小瘪惯了的怂货没那个胆。不过这确实是个难为情的问题,我脸都红了。
可惜我妈没给我多少思考犹豫的时间,她似乎并不打算等我的答案,或者是害怕听到答案,她在停顿了一秒后,做了总结发言:“现在学习要紧,专心对付高考,不要想别的。”
“哦。”就是当时我的答案。

转眼我19岁了,我妈心血来潮要跟我讨论爱情,而且还不是在家里,是在喜气洋洋其乐融融的亲友团聚年夜饭上,不知道这出的是哪一招。
“儿子,我们来讨论下什么是爱情。以前只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叫爱情,那两个男人算不算?再不跟年轻人交流,我们就老了跟不上时代了。”
我身上部分肌群又紧了,差点把嘴里的菜喷出来。长这么大我从没跟妈谈论过任何心灵鸡汤的话题,她这么一问,我很不自在,屁股下仿佛垫了个仙人球。我稍微平复了紧张,大脑飞快运转该怎么组织语言,然后佯装淡定地回答:只要两个人想在一起就是爱情。这么说当然不科学,但我当下只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我妈没有再问下去。

又过一年,我20了。我觉得是时候告诉我妈真相了,真相只有一个。
寒假回家,我把记录我大学情感八卦的日记摆在桌上,我知道我妈一定会翻。我妈翻完后,找了个机会在我面前假装自言自语地说:你写的那都是什么哦,我看不懂。
我妈那么聪明,小学成绩在班上排名屈指可数,她装傻,怎会看不懂。
我只好摆出一副“是啊写的都是艺术创作”的表情。
这个时候,一直很沉得住气、自始至终未发一言的我爸,粉墨登场。他看我妈只是旁敲侧击,薄弱的战斗力完全无法把我连根拔起让我缴械投降,只好他亲赴战场。
一次吃饭的时候,我爸端着碗,右脚踩在凳子上,一边夹菜一边说:“两个男人之间是没有爱情的,只能是兄弟之情。”我当时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差点又把嘴里的菜喷出来了。我觉得如果还有下一次,我就变成喷射机了吧。
我没吱声,只是脸又刷红了。
这当然不是最神奇的,千万别小看了我爸的战斗指数。我爸在一个傍晚,直接给我来了颗原子弹,他说:“不要让男人Duo(重庆人应该懂这个字吧)你的屁眼。”然后吧啦吧啦说了一串,大意是那个地方是出口专用而不是进口用。我当时反正是恨不得真的找个什么眼钻进去,连我爸都脸红了,语速明显快于平常,声音有点颤抖。

我21岁的时候,我爸给我讲了个故事。他说很多年前,镇上有一对有名的同性恋,两个人抛弃了各自的妻儿,私奔(我翻译的,我爸不会用这么浪漫的词儿)去了南方,至今死没死都不知道。故事的最后两个字是:丢人!
怪不得他得知我是同性恋之后,反应一点也不像小说、电视里那样不知道同性恋是什么,原来是见过世面。
他用语重心长的低沉语气给我讲这样的故事,我面无表情毫无反应地听。我一点也不会生气,不论他和我妈用多么难听的字眼比如“变态”“恶心”“不道德”等形容同性恋,我知道,那是他们眼中的同性恋,是因为不了解而形成的无知的偏见,并不是事实的本质。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在自我认知方面没有一点障碍,不会因为别人的偏见让自己难过,更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立场。
我就是同性恋,光明正大的,见得人的,从不因此感到羞耻。

22岁时,我当时的男朋友跟我爸妈通过电话。本来我跟男朋友说好一起回我家过年。我的目的不是让男友以儿媳的身份被肯定,让我俩获得家长的祝福,我只想让父母给我把把关做个质检,虽然我未必会听从他们的意见。我爸在电话里用家乡味浓郁的蹩脚普通话欢迎我男友来玩儿,结果是男友没时间错过了。
那之后,再也没有跟我关系亲密的男人往我家打过电话。

23岁到现在,我妈基本上正面熄火了,改为曲线救国。她的路线方针无非就是说她和我爸在家里多寂寞多冷清,要我抓紧时间生个娃给他俩玩玩。至于同性恋这茬儿,她不提了。她大概觉得有些话还是爸爸对儿子说比较方便,于是仅剩我爸孤军跟我正面交战。
偶尔回家,我爸总是毫无预兆地在我俩独处的时候来上一句:“你还在搞同性恋么?”就像在问我要不要来根烟一样的口气。
他多追问几声,我就说没搞了。整得我那颗惶惶的心好几年都不敢交男朋友。
开头几年我会跟他们争辩,说同性恋不是变态,跟道德没有关系,不是见不得人的等等,口头上进行一番科普,也没拿科学书或资料给他们看。单嘴难敌双口,我一个人赢不了男女混合双打,后来我就懒得争辩了。他们坚持自己的观点,说在中国,同性恋就是不道德,在中国就要按照中国的规矩。
有一次,我爸又开始对我进行长篇大论的思想道德培训,连我爷爷和他童年受苦受难的故事都搬出来,苦口婆心地企图感染我,让我融化在他的温情牌中。我被念得烦了,回呛了他一句:
“许仙和蛇妖都可以结婚,两个男人为什么不可以?”
沉浸在忆苦思甜情绪中的我爸愣了一下,好半天回过神来,淡淡地说:那个是神话故事,不能当真……

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人和人的价值观不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我不想强势改变他们的想法,毕竟我并不在乎他们对我的性取向是理解还是反对。
我爸的迂回套路跟我妈如出一辙,无非就是念叨我年龄大了,是时候耍女朋友了,看到好的就谈着,家里从经济上精神上全力支援,老两口还能动,可以帮我带孩子,以后折腾不动了就不方便了。
对别人来说,父母催婚是难以承受的压力,但对我这个不听家长话的人来说,是一阵吹过耳畔的风。我虽然早不青春了,但一直处在叛逆期,自己决定的路就走下去,爹妈劝没用,而且看情况我还会叛逆很久。
我的人生不是父母的续集。他们的是沉重的历史剧,我的是一出荒诞搞笑剧,至于哪部更好,我作为其中一方导演当然会偏心。这就跟房事一样,按照别人的做法往往嗨不起来,姿势、体位、节奏、叫法自己做主了,才能体验到人生的高潮。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跟爸妈出柜的九年》上有23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