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冤家的群操实录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我跟朋友约好去他家。他突然打来电话:不好了,室友(记住这个名字,下面故事的主人翁之一)今晚要在家里嗨,我俩怎么办?

朋友解释了一下,嗨,不只是“你好”的意思,这里指三人以上一边嗑药一边操。如果在交友软件上别人问你“嗨吗”,对方不一定有很多人,你得问问。

我脱口而出一句我操。不是听到好消息想报名的“我操”,是第一反应觉得好刺激的“我操”。现实生活里真实的群操活动上次出现是在2006年,列个竖式一算,七年前了。给点时间让我犹豫下要不要插播七年前的故事,先继续来讲我和朋友。

我跟朋友说,要不我改天再去你家,别扰了他们玩乐的兴致。我胆子特别小,怕摊上事。朋友赶紧说,别别别,别改天,就要今天,就要今晚。问了很多次,他都只是说,你来你来,你今晚来就是了。在我追问了很多次为什么为什么,并且威胁他“不说我就不去”之后,他告诉我,他现在有异地男友了,不能再参加这种活动,做对不起男友的羞羞事,没人在旁边拉着他,他真的会抵挡不住帅哥的现场诱惑,算是求求我去做件好事。

我问他,你就不怕我也没把持住加入他们脱你下水吗?

“有你在感觉就像我爸在,我都硬、不、了!”

我不知道该哭还是笑。想了一下,我把详细地址告诉室友,让他等会一接到我的电话,不管有没有听到我开口喊救命,都马上打车来加入派对,替换我。

2006年那次我胆子更大,一个人都不认识就去了。当然,去之前得到的消息不是开群操派对,只是QQ群网友见面吃饭。去了后的确是吃饭,群主买了单先走一步。快吃完的时候,群主给我打电话,说在附近某宾馆开了一间套房,XXX(房间号),让我等下带群众去休息。他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他还特别点名要某人(当晚最好看、人气最旺的一位)跟我一块儿过去。

我那个年龄心还很软,答应试试看,不保证能带人到场。我忐忑转达了群主的安排,居然没人拒绝,于是,我带着十几号人三三两两地往套房转移。我只管自己在前面带路,场面就像老鸨带着心里有点明白,但是又不肯定,同时含着一丝期待的姑娘们去接生意。

进了房间后大家还没放开,各自沉默地占个角落,看电视,连天都没聊,气氛怪怪的。我进卧室跟群主聊了几句,交代的事我办妥了,准备道个别先撤。从卧室出来,发现屋里形势有了变化,已经分成了三三两两不同小组,跟课堂讨论一样,开始聊起来。我靠!刚才是大家给我脸色看吗?既然这么嫌弃我我走还不行吗?我这就走。

几天后,群主跟我说他那天把最好看的那个上了,这几天那小孩就每天缠着他逛街,一会儿要衣服,一会儿要化妆品,一会儿要手机。群主给他买了几件衣服,打发了事。那晚上最后留下来的有四对半,九个人,我没记错的话,中途据说有互换玩伴……

好了,七年前那一夜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没待到最后亲身经历后面的关键情节,不想编故事,无非就是他操他又换他再操他。现在把注意力转回到今天这一夜。

朋友到路口来接我。我们先去吃个宵夜。我问他,家里有多少人了?

他抬起下巴,心算了一下:十三个,不知道等下还有没有人要来,管事儿的还在约。

我有心理准备,心想,屋里能装这么多?我问他,都是以前一起玩过的吗?

朋友说每次参加的都不一样。他室友很有组织经验,知道去哪里找人,这种事嘛,愿意参加的多了去,随便一喊就有百人应。

我想无非就是在聊天室和交友软件找。接下来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我忙着吃碗里的炒粉。

快吃饱的时候,我开始关心今晚最重要的问题:我俩怎么办,略愁。

朋友特别淡定,莫愁,他们在卧室玩,我们还可以在客厅看——看电视,不必觉得不好意思。假如我心动了要加入,脱光开门进去,他绝不会拦我。相反,要是室友热情拉他进屋助性,我一定要拉住他,必要时他会自我牺牲,允许我冒充他男朋友。

就这么短暂而愉快地说定后,我们怀着不安的心情往家走。在楼梯间他还在窗边停下来往里瞅了几眼,转头说啥也看不到。

打开门,我看到有两个微胖中年人在客厅里,不知道是要穿还是要脱。见有人进屋,目光刷一下齐齐射过来。

朋友跟他们打了招呼,开始介绍我。他们一点也不客套,把沙发上的衣服拨开让我坐,又让朋友给我脱外套放包倒水,还一脸堆笑地说我来晚了,有几个已经走了,他们也要走了。转头对我朋友说:你朋友这么腼腆(我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么书面的词形容我),肯定没玩过,你带他进屋参观参观。我赶紧大义凛然断然拒绝。我朋友给了我一个“要不要去看看”的眼神,得到我摇头的反应后,他进屋了,出来故意在我耳边煽风点火:你进去看看,有一个是你的菜。

我觉得翻白眼太娘,就瞪了他一眼,说我喜欢清纯的白莲花。

有人赤身裸体出来了,表情特别自在,去冲了个澡,出来在我面前洒脱地擦身体,还老擦下半身擦个没完。据说派对从七点开始,嗨了三小时。他一边擦,一边跟正在穿衣的胖中年之一说话。十几分钟后,两位中年人结伴走了,裸男大概也休息够了,准备钻进卧室重新提枪上前线。进去前,他对沙发上的我俩发出邀请:进来看看,就算不玩也来看看。那口气就跟马路边十元店的服务员一样:诶买不买没关系,到屋里瞧一瞧,到屋里看一看,本店所有商品,全场卖十元,十元你买不了吃亏,十元你买不了上当。

朋友说,这是我室友,是你的菜吧?

很快,房里传来断断续续又此起彼伏的声音,男人的叫唤呻吟声,肉体的啪啪撞击声,后者声音越大,前者音量也越强,像一定要分出个高低。我俩坐在沙发上吃剩下的零食和看电视,连看新闻都可耻地看出了反应。电视被开得很小声,怕吵到里面的八位玩家——六个一两个〇。期间偶尔有人从里面出来,用浴巾擦擦白花花并没有美感的肉体,在我们旁边坐下,跟我们搭讪。

“你们是一对吗?”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不是。”“是啊!”我和朋友异口不同声地回答。

“进去看看,里面有个敏感词很大的。”

我真的很想告诉他我见过大的,还不至于好奇到这种时候非要看。我周围就有好几个人间奇观,同事啊、朋友啊、朋友的男友啊,想看谁的都没问题。我身边这位就不简单。于是我指着朋友对搭讪的陌生人说:我见过大的,他的就很大,进去比了未必会输。

朋友用手肘捅了我一下。陌生人亲切地拉住朋友的手,像发现了宝一样,起身就往卧室拉,动作一气呵成特别自然,像热情的主人见到了久违的朋友,马上开动家常模式,拉去一边好好聊。朋友把自己的身体往回拉,说不玩了,你们玩就好。陌生人问为什么,朋友犹豫片刻,脑中马达飞速旋转要编个理由出来,我接口说:他痔疮还没好。

“那你跟我们玩!”

“我有男朋友,不玩不玩。”

“有男友算什么?里面有个〇刚还跟他男朋友一起玩呢。”

我被呛了一下,一时语塞找不到话反驳,只好连连说不要了不要了,你们自己玩,我看会儿电视就睡了。陌生人没强求,进了卧室。他一进去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更响的啪啪声。这样的背景音乐一直持续到十一点多,总算结束,走了几个,最后留下来四个。

“就两个〇?受得了么?”

“他们用了XX胶囊,三四个小时不成问题的。”朋友比刚才还淡定地回答。

留下来的四个就在卧室睡下了,其中三个人一张床,朋友的室友尽地主之谊,在沙发上委屈一晚,盖很薄的毯子。

半夜,朋友电话响了。电话那头声音有点大,好像在生气。朋友爬出被窝,叫醒卧室里的室友,让室友接电话。室友蹑手蹑脚去了厨房阳台,这个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

把电话还给朋友没多久,电话又响了。对方声音更大了。他让我朋友去敲卧室门,把床上的三个赶走,没公交没地铁他们自己想办法,他(指室友)睡沙发把床留给别人睡算怎么回事?有这么孬这么怂这么二的吗?感冒了谁难受谁照顾?

朋友一边在电话里劝几句,一边在心里翻白眼,这些话对我说有啥意义。挂完电话,朋友对室友说别睡沙发了,来跟我们挤一张床,床够大,睡得下。

我看得出室友是个跟我一样有个性、固执的人。他说算了,就在沙发上凑合一晚没事,你手机关机,别理他了。

朋友一边关手机,一边跟我说打电话发火的就是拨衣服腾座位给我的胖子。这个时候我已经猜到了,胖子和室友是情侣关系,刚还在一起热情待客。我问这房子是胖子租的吧?朋友说是啊。我心想怪不得电话声音那么大。朋友继续说,胖子不见得是心疼人怕男友感冒,他就是吃味,出来玩又玩不开。我点头,做都做了,借个宿也没啥大不了吧,这么晚非要赶人出门也不近人情,不过这种一次性关系撕破脸也无所谓。一开始都没说好不留人过夜吗?朋友说,不是这事也会是别的茬,他几乎每次都要有个发泄的借口。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我就被吵醒了,原因是胖子来兴师问罪。大家都没起来,他把室友从卧室叫出来,让他在凳子上坐好,训狗似的。说的还是昨晚在电话里吼的话:你睡沙发把床留给别人睡算怎么回事?有这么孬这么怂这么二的吗?每次都是你当白脸我来当黑脸,就你是好人是吧?要做好人让你做,你感冒了谁难受,又是谁来照顾你?你做好人别人感激你吗?上次你感冒折腾了多久,那些人带你去医院了吗?谁帮你拿药你忘了?没公交地铁了不会打车吗?我走的时候就让你差不多得了,对你够可以了,让你玩了几个小时还要怎样?还要留别人继续玩一晚?我付房租钱是为了你和别人玩吗?

这时候我朋友忍不住劝了一句:后来他们没玩了,单纯在睡觉。

胖子继续大声嚷嚷,音量一直保持在屋里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大小,骂给卧室里人听。没一会儿,卧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床上三位都起来穿戴好,不声不响地经过客厅里对峙的胖子和室友,尴尬地出了门。

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和朋友,胖子依然在骂,重复的还是之前说过的话,一遍遍原话重复,跟复读机似的。室友一句都没回嘴,脾气越看越像我。我们都起床后,室友开始打扫屋子,收拾残局。胖子依然在他耳边盘旋,重复重复重复。

朋友悄悄说:玩不起就别玩了,这样又玩又吵太无聊了。

我说有什么不满,扑上去猛干一场就好了,怎么还不扑呢。

朋友说他也这样想,不过问题就在这里。室友的性需求特别大,胖子性能力不行,满足不了,一个月能做一两次最多了,所以室友才找那么多人玩,胖子跟着一起玩。一个月大概玩一次。在一块儿一年了,平时上班室友住单位宿舍,近,周末才回来。胖子家就在这个小区,跟父母住。

“性能力不行为啥不分了去找个性方面能满足他的呢?”我其实有点明知故问。

“性不行别的地方行啊。可能有感情,谁说得清呢。再说肯花钱让他群操的男朋友到哪里去找啊?”

你说,这么能让人长见识,还能把我想的话说出来的人,我怎么会不乐意和他做朋友呢?

我说我要把这么难得一见的故事写成段子。朋友说没问题,只是会不会有警察查到你,还没对你动手你就把我出卖了?这可是聚众淫乱。我说放心吧,不用上刑我就全招了,都是我编的小说,没有证据也不能怎样。说完,我们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后来,我就写下了这个4000字的段子。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一对冤家的群操实录》上有4条评论

  1. 只能说,生活多彩。。。。

  2. 每个人都是自己追求的感情生活。这样的生活和你一样,从不敢尝试和染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