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1.

“要喝点酒吗?”

“你点。”我无所谓喝什么。“……你前男友要回国了。”

文先生大概听成了疑问句,回我说不知道。

“他跟朋友说明年二月回。你说他会不会找你?”

“不会。他肯定还恨我。”

“都这么多年,应该不恨了。他不是一直在打听你过得怎样吗?”

文先生撇了下嘴。

“你真不打算告诉他那年为什么分手吗?”

“不重要啊!反正分开那么多年也不可能复合了。他知道又怎样,对我没影响,他可能会接受不了。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好了。”文先生喝了一大口。

我心里很重地叹了口气,没出声。感觉像快要打捞出水面的箱子,绑着的绳子断了而再度沉了底。这个问题我问过他很多次,每次都是这个答案。问之前我都会像第一次问他的时候充满期待。我也不知道期待什么。

他们的爱情故事已经是十年前的事。几年前刚听到的时候,我说我要写出来。

2.

文先生是我朋友,文先生不姓文。他前男友叫什么我没记住,聊天的时候都用前任来称呼。

文先生和前任认识的那天傍晚,文先生的表哥开车载他去吃饭。路很堵,堵得表哥很烦躁没看路,不小心把前面的车屁股顶了。被顶的车上也坐着两个男人,跟文先生的年纪、身材、打扮都差不多。还好车屁股伤不重,轻微擦伤,车主态度温和,没有咄咄逼人。表哥和那位司机留了电话后,匆匆分开了。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一开始的情节比电视剧还电视剧。因为要处理撞车的事,几次联络下来,两人撞出了荷尔蒙反应,那位司机成了表哥的男朋友。他们在一起没多久,两人就有心要撮合文先生与前任,约会时经常把文先生和前任叫到一起。前任就是被撞那辆车上的乘客。

文先生和前任没有马上在一起,这跟表哥的期望有点出入。不过见面聊天的次数多了,两人还是互有好感。那一次撞车就这样撞出了两段火花,一段像火箭,一段像氢气球。

这是相遇。促成他们在一起的,是另外一次撞击。后面再说。

3.

“你怎么还不找男友?我认识你之后就没找过对象吧?单身几年了?”文先生问我。

找过啊,不积极但找过。越找越对接触的人失望,也容易对将接触的人失望,喜欢过别人,没能变成自己的,后来都成了别人的男朋友。

文先生突然想起什么,拿手机翻出一张照片,问我喜不喜欢,介绍给我认识。

喜不喜欢照片这个问题太好回答,喜不喜欢人就比这个复杂。

我摆摆手,说我还没调整好,不管跟谁在一起,熟的还是不熟的,都会想到李先生。

文先生要看李先生的照片。我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里面全是李先生,露脸的不露脸的,近百张,是我一张一张存下来的。现在社交网络这么发达,好多人都爱秀照片,李先生偶尔也会发自拍,只是发得少。

文先生笑我怎么那么痴。他手机里都没多少男朋友的照片。

放喜欢的人的照片很平常啊,我觉得每张都好看舍不得删。

“这两张是啥?”文先生指着不是李先生自拍的照片问。

我拿过来看,说那是李先生暗中对他喜欢的人表白,以及和他喜欢的人调情的截图。有时候太想李先生了,就看看这两张图,功效等于扇自己几个耳光,不会太难过。

“他喜欢的人怎样?”

“比我好看,身材比我好,比我man,比我有趣,比我浪。李先生喜欢他,他就什么都好。”

“如果没有情敌,你们还在一起吗?”

“也不好这样假设,是吧?谁说得准。也许情敌还没来,感觉就先没了。”

它来的时候不提前告诉你,走的时候也不会打招呼。

4.

有天晚上,前任约文先生和他的朋友们在一家同志酒吧喝酒。

文先生喝着喝着就茫了,有个略年长的中年男子,块头很大,过来热情洋溢地跟文先生聊天搭讪,聊着聊着就要带文先生下楼吃宵夜,吃完去开房。那时候的文先生刚二十出了一点点头,听过的人间故事不多,加上喝多肚子也饿了,一听说有好吃的,就不长心眼,屁颠屁颠跟陌生人走了。

还没走出酒吧,前任就发现文先生不见了,下楼来找,看见心上人被一个据他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的男人架着,跟燃气灶似的,噌一下就点着了。他从陌生人手里扯回文先生,问什么情况。陌生人说他们是朋友。

“朋友?他朋友我都认识,怎么没见过你啊?”

“你怎么回事儿?我跟朋友聊得好好的关你什么事?”

前任性子急,跳出来要跟大叔打架,结果被大叔打趴下,一看势头不对,拉起一边的文先生就跑,力道大得差点让文先生摔一跤。

文先生估计酒也被吓醒了,跟着一起跑。他们跑出酒吧,紧往小巷子里钻。两个人像亡命之徒,手拉在一起狂奔,如果有摄像机来个手部特写的话,估计能看到前任的手青筋突起,就怕略一放松就弄丢了。文先生被捏得有点痛,也顾不上痛。

两人一直跑,文先生跑不动的时候,前任就吓唬他,快!后面追来了!两人一口气跑到一个桥洞下偏僻的角落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喘气,你看我我看你。

文先生跑得吐了。前任帮他拍背,一直跟他说对不起。他除了摆手,说不出话。想想这一夜还真是够刺激。事后回想起来,他还怪前任逞能,你虽然183的个儿70来公斤,但对方是熊你明显干不过啊,以为自己是英雄能把对手打得满地找牙跪地求饶,楼上那么多朋友不去搬救兵,结果好了,反被打一顿,真以为是演电视呢。

话虽这样说,文先生每次想起那一晚,都在感慨那时候好年轻。

文先生吐完了,平静下来。两个人坐在桥下静静聊天。已经很晚了,周围没什么车经过,最安静的时候只能听见呼吸声。前任问文先生饿不饿,文先生说刚才不饿,跑了这么久有点饿了,于是前任把脸凑过去,直接就亲上了文先生的嘴。文先生没有反抗,热情相迎。南方的夏天来得早,两个人都穿得少,嘴上什么都没说,身体却不会说谎。于是,两个互有好感的单身汉,虽然比预定计划慢了点但好歹还是走到了做爱这一步,哦,相爱这一步。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第一次就是在这样的场合,太电视剧了,我听的时候感觉好热血好古惑仔,连细节都忘了问。

5.

我和李先生的相识没这么浪漫。在和他正式交流之前,我已经注意了他很久,当时觉得他高高在上,和我不是同一国,除了仰望就是仰望,没想过要认识。他和我有共同的朋友,但我的价值观觉得朋友的朋友不一定能成为我的朋友,我不习惯介入朋友的交际圈,熟的火候不好拿捏,怕搞得很复杂。后来,因为一个意外,他朝我伸出了友好的手,我自然没有理由拒绝,就认识了。

我想是因为那段时间他很寂寞,才跟我聊了很多对假想情人说的话。

我是因为他是李先生才回复他的每一句话,就算他只给我一个表情。

我们好得就像情侣。

那段时间想起来很短暂,每天都是开心的,到现在回忆会有点闷,那种氧气不够的感觉。时间走了,人走了,余热还在,就像鼻不塞了涕不流了,低烧一直不退。

我没有牵过李先生的手。我们最近的距离,是一起等电梯的时候,他站在我对面。我默默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看他,心里感叹怎么就那么好看,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可爱——他觉得用可爱形容他是侮辱,我想如果换成他喜欢的人,怎么形容他都觉得甜。这个男人是我男朋友是我生活伴侣多好。我能闻到他身上的火锅味儿,跟我身上的一样,顿时好满足。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目光怎么都离不开他,偷偷瞄。而他,好像说话的时候也很少看我。

不说了,文先生,说多了啰嗦,这些故事谁都发生过,不稀奇。你知道也没用,让你烦。

“这些话不对我说要对谁说?不就是说给懂的人听吗?”文先生给我面前的杯子满上。

我是先嘲笑下自己,听的人就不好笑我了。

“你跟李先生表白过吗?”

我之前表白过,后来李先生突然态度180度转变后,我没再提,自动半消失,实在忍不住想说我喜欢他,也得憋回去。他以为我喜欢别人呢,老开我和别人的玩笑。我倒是想澄清,直接说我喜欢的是你啊你个傻逼,又觉得何必,他听了要说什么呢?

让他知道我喜欢他再多次,他也不会喜欢我;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他,他也不会喜欢我。我不到处跟别人抱怨,默默消化,静静承受。

在这之前,知道这事的人没几个。他喜不喜欢我我感觉得出。我不会夸张任何细节骗自己说他其实喜欢我。是,别人听到这里都觉得不值,该翻篇,该走出来。这种事,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办要怎么做,同时也知道该办的事总是不容易办到,或许一直一直都办不到。不容易的事有很多,光这样已经够烦了,无奈的事更多,你说糟不糟。

他全身而退的速度好快啊。能留下来陪我一直演下去多好。我以为别人跟我一样不会变。命运老爱开他妈这种根本不好笑的玩笑,被耍过的人数不清。连我都似乎习惯被拒绝了,觉得这多正常。

“他跟那个人发展得怎样?”文先生问的那个人,是我情敌。

我没关心。我知道两个人很想发展,知道这个就已经够了。李先生想跟谁发展不是一回事?都不是想跟我啊有区别吗。

“有没有微博,我看看。——这人就是你情敌吗?我看李先生的每条微博下都有他留言。”

“不是不是,他们只是好朋友,情敌是这个——哪。”

情敌我见过,普通朋友,他应该不知道我喜欢李先生。我没有讨厌他,也没想过要跟他多熟,没有刻意做什么。

业余时间刷微博,我有70%时间是在刷李先生的,20%是刷自己的,10%是刷朋友的。为李先生单独建个组这种事就不必说了。但我不在他的文字、图片下留言,大部分我看的时候还没有人评论,我很想说话,想到他有那么多关心的人,不少我一个,我的留言他也不会回,就算了,不给自己添堵。他觉得无所谓,但是我在乎,我俩位置不一样。

他不是坏人,他只是不喜欢我。如果他喜欢你,你会知道他有多好。

6.

文先生和前任在一起之后,生活跟别的情侣大同小异。因为已经是很久前的事,新生活已经开始了很多年,我就没问相处的故事。我想应该有一些他记忆深刻的情节,让文先生放在心里就好。

有一天,前任的父母突然要请文先生吃饭。因为不是第一次见面,没有多少客套。伯母直截了当地表示,希望文先生能离开她儿子。文先生是好人,还那么年轻,还能遇到别的好人,他们只有这一个儿子,盼着他结婚,继承那么大的家业。她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不容易,他们其实并不想干涉两人关系,但是儿子有家族责任。她和伯父也没有对不起文先生的地方,请体谅两位老人和这个家的难处。

文先生冷静地听完老人的要求,看到老人的脸,确实有点于心不忍。所有的过去、现在、未来,排山倒海地压过来。包不住眼泪的时候,他就去洗手间,冷水洗把脸,回来端端正正地坐在两位老人面前,说他明白伯父伯母的意思。说的时候全身都在颤抖。

他是真的明白。

之前文先生和前任讨论过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或者说答案已经在两个人的心里,没说出来。

我记得当时文先生跟我讲这种只在电视里看过的情节,说阿姨从包里拿了一张填了很多个零的支票放在桌上,推到文先生面前。电影里接下来会这么演:男主角气急败坏,认为对方这样做是在侮辱他,要不是看在对方是两位长辈的份上,就该拿过来一把撕掉。生活不全是电影。文先生把支票默默推回去,说这钱他不能要。

阿姨还想坚持,叔叔拦住了。

后来文先生就做了答应两位老人的事。文先生找各种理由挑对方不是。前任脾气很好,每次都哄,文先生就特别难受。有一次闹矛盾,急得前任想马上买票飞回来,他一边自责一边说只要能抱着文先生就好了。

文先生开始冷淡,不接电话不回信息。文先生用各种借口来躲。前任问是不是喜欢上了别人。文先生犹豫了很久,索性就用这个当借口分手。前任很想知道是谁,连续几天在楼下一直等一直等,为了见面好好聊一聊。文先生就是不说,他根本就说不出名字,根本没有这个人。他不敢见,怕一见面就心软了,就再也分不掉了。

明明相爱,离开的决心,怎么能那么大。

分手的那段时间,他在日记里这样写:

【我一个人去市区,我一个人面对你的父母,我一个人低头吃饭,我一个人在洗手间流泪……“请还给他空间和时间,让他过正常正确的生活,走好的路。”“我们理解你和他,但是他这样的感情生活让我们在所有人面前抬不起头。”“所以,请你离开他,让他过正常的生活。”我一个人微笑着给他们倒茶。你妈妈握住我的手说,乖孩子,原谅我们。我微笑说,嗯,给妈妈倒茶,给爸爸倒茶。你爸爸说,乖孩子,你可以离开他的吧。我微笑说,嗯。他们也微笑着。我们聊了很久,聊了我,聊了你。中途我上了两次洗手间,哭了两次。走出来的时候,妈妈从身边走过,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发来短信,问亲爱的在干吗? 我回复在开会。然后手机开始沉默。

我开始拒绝短信拒绝电话拒绝见面。用一切的借口把你挡在门外。我明白,我一旦开了门,我绝对会妥协。我用工作做最好的借口。直到有一天你在短信你问我,“是不是有了新男友?”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想了很久,慢慢输入“是的。”哭着按下发送。凌晨三点多,手机短信声,打开看到:“我的小文,我一直在你楼下等你,一直在你楼下的车里面等你,但是看不到你。等等我就回上海了。回去后,大概我再也没有理由来了。再见一面,可以?”我套了衣服站在阳台上。楼下河边白色的你的车,你还和以前一样,向我挥手。我没有和以前一样,使劲朝你挥动双手。你发来短信:“能见到你真好。新的生活要过得幸福,快乐,知足,温暖。半夜睡不着,随时欢迎小文骚扰,尽管小文已经不是我的LP大人了。呵呵。”

亲爱的,我就这样开始把你从我的生活中赶出去,慢慢地不去想你曾经带给我的所有。我把你塞在储蓄罐里面的硬币都用完,我把你留下的东西全部打包收好。无论我多么爱你,你始终不会是我的他。我明白了,我无论流多少眼泪,未來,也不会带着你来。所以,我不流泪了。

我一直忍着,一个人在家里走来走去,一个人在家里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坐在别人的和你一模一样的车里面沉默。我忍了很久,终于让我忍住了。所以,亲爱的,我想到了该忘记你的时候了。】

几年后,文先生甚至有点轻描淡写地说,那时下班回家,每天都会躲在家里哭,拉上窗帘,不收拾,不开灯。他们一起去过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房子、超市、马路、停车场,眼前总是浮现那些场景画面,和他的画面。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他实在受不了了,觉得这个城市不能待了,辞了工作回了老家。

两年,他花了两年的时间,一点点减少那些心痛。得向前看不是吗?

前任分手后,去了伦敦,一直不肯回国。前任到现在都以为文先生因为移情别恋才分手。甚至连文先生的表哥和男友都这样以为。表哥对这事耿耿于怀,还特地飞去伦敦跟前任碰了一次面,安慰他。前任的那些朋友说,前任一直没再谈过恋爱,变了一个人,大部分时间都不怎么爱说话,偶尔问文先生过得好不好,听说过得好,眼神会出现一丝异样的光。

7.

我们从来不问后不后悔。你也别问。

文先生说,对于一个一直向前看的人来说,所有的过去都不是伤疤。

文先生的故事,就在这里讲完了。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秘密》上有12条评论

  1. 故事好伤感“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会跟前任把话说清楚而不是所谓善意的谎言还是觉得沟通很重要 以不爱作为分手的理由太伤了

  2. 遇到这么一份感情,是多么难得的事。终究选择分手,不知是因为爱,还是因为惧怕。。。有句话说,越幸福越害怕,越爱越害怕,所以宁愿不爱不幸福。。当局者迷,而路人的我却也只能报以沉默的祝福。

  3. 现任H先生曾问过我,后悔不后悔,我记得很清楚,当时的答案是:很后悔。那时候年轻,做的最多的事情是做爱,但却从来没有一场真的恋爱,直到遇到了这位前任。我曾在无数个夜晚骂过自己傻逼,但醒来的时候依旧穿好衬衫打好领带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去上班,这,应该就是我们所说的“大多数人”。毫无疑问,我也是其中之一。甚至,到现在,谈到当年的那张七位数支票的时候,我也会市井地调侃自己说,“唉,早知就拿了钱再分手”。时间就是这样,是药都有副作用。和现任在一起七年后的今天,我不会说“他现在活的好不好和我没关系”这样的话,我知道有关系,只是,他既然已经不是故事的主角了,那这样的关系本身也就没有了太多的意义。我相信,即便和他在一起聊一个晚上,最后的结论还会是:“就这样吧”。写到这里,耳机里正好在放可惜不是你。就这样吧。另外,前任叫K先生,他的英文名我一直用到现在。谢谢棒棒。文先生

    1. 我觉得你这样真的很对不起你前任,你应该很清楚,弯了就是弯了,你离开他也不会直。就算跟他商量好假装离开一两年骗骗他父母也好,不是说不孝敬父母,总不能总是为父母而活吧

  4. 这篇讲得就好像是我的将来。不是我不肯抓紧,我只希望他能更好的活着,在父母,在子女,在他爱或者不爱的未来的家庭伴侣下走完余生,而不是象我一样,孤独终老。我是他重要的人,但是我不希望他为了拥有我而失去更重要的其他人。我想说我理解李先生。虽然总是希望世界上的故事总能圆满。或者EX最后会来找文先生。但是现实永远残酷。

  5. 文先生,hi你好,我是个普通读者,我和你不是一种人,但我是能从普遍的人性角度理解你。我能理解你但——不代表我不认为你是个傻逼。幸福是分很多种,过清爽的人生是一,看好的文艺作品也是一。不非得看扭曲的连续剧,搬悲惨的卖花姑娘到自己身上来,也是同一种。重复一遍,你不是卖花姑娘女主角的连续剧!卖花姑娘死得早,不是因为她穿着花裙子有多美,是因为她饿又嫁出不去,分析不出故事的重点啊?重点是又不美又嫁不出去!实在点吧,好好看书。没拒绝那俩老傻逼就是你道德有问题,别误会自己,卖花姑娘沉醉在家族企业的假想敌,是自作自受叫报应不叫悲剧。重复一遍,叫报应不叫悲剧!

    1.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6. 便型金刚"说给懂得人听"有什么用,还不是"这些故事谁都发生过,不稀奇。"

  7. "这些事要说给懂得人听"有什么用,还不是"这些故事谁都发生过,不稀奇。"

  8. 这篇看的有些伤感也有些唏嘘。原以为生活就那么点事儿,怎么可能像小说或者电视里那么千折百转跌宕起伏,但是细数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唉,还真是不平静。我不认识你,但是我很喜欢你这个友邻,真心希望你能得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幸福的感情,然后或许生活平凡一点也没什么晚安,好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