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方式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之前,有个朋友跟我说,那些谁谁觉得你很想红。

我问了下是哪些人。朋友不肯说,他跟他们很熟,说出来不好。

我问我有没有在他们的个人主页范围内留过言。朋友隔了一会儿跟我说他去翻了翻,没有。

朋友后来又说,他们现在对你印象好些了。

我没接话,连句“哈哈”或是“呵呵”也没接。不需要说明啥或是说服谁。

念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我没带试卷,管旁边一个同学借,他态度还行,看不出异样。后来通过别的朋友知道他讨厌我。那两年,我再也没跟他讲过一句,尽管他成了我一个好朋友的男朋友。人生不需要跟他交流。

人就是很脏。别人背后那一面,怎么看你,你不知道,如果你曾对他露过笑脸,事后想起就会恶心。

高中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矛盾的人。现在更深地这样觉得。自己的喜好是矛盾的,性格是矛盾的,有时做事是矛盾的。比如,我讨厌网络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工作却跟它们脱不了关系;我是人类的一员,但我讨厌人。

我认识一些挺好的人,你说我讨厌的只是某一类人不包括他们,这个结论对,又不对。我对人的反感,是因为人所习得的,或者人所创建的一些评判他人的标准,那些标准,我认识的人在用,我有时候也拿来用,可能这才是我讨厌的根源,感觉我变成了自己讨厌的种类,可耻又可悲。如果我真的摒弃了那些价值标准,我的标准凌驾于之上,大概就不屑一顾,眼皮都不抬一下,哪里有闲功夫厌恶。天上的仙人是不会跟凡夫俗子一般见识的,仙就是仙,俗就是俗。可惜人成不了仙,故事都是骗人的,我只能幻想自己强势自我到全不在乎。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我想完完全全挣脱出来。双腿被浆糊强力粘住了,拔不动,更不敢索性下去同流,因为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在里面游刃有余,连翻个身都很困难,我没本事。

父亲说我没有人情味。虽然我们对这个词的解释不完全一样,但有些方面的指向一致。我从小孤僻,在家不跟长辈交谈,问什么答什么,有事要说会犹豫很久才开口,那个犹豫的过程像在给自己充气。成年后没有快速发展社交能力。还是不爱说话。有人不这样看我,说我聒噪话多。也是,有时候是选择性对人内向或外向。更多时候我情愿一个人安静地待着。不需要跟人交流,想说话可以写,像现在在写的这样,反正跟人对话不一定能得到舒服的回应,白耗精力。

我之前在网上的交流频率比线下和人的互动多。主要是觉得网上对话的成本低。现实中把别人约出来聊个天总得花点别的钱。事实上我在网上也并没有健谈。对这种社交方式,我没有好与坏的评价,不需要。倘若能有共同的聊天话题,不管是互损互捧还是互相安慰讨论第三人,随别人意,跟我无关。

我并不有趣,很懒,也不要求别人有趣。要追究起哪些是很有必要、非认识不可的人,没有。关系都是可以割断的,总有一天我们会彻底告别,即使是无话不说的人也会,或早或晚,甚至一句再见也没有。而对我来说,那些来了又走的,当作从来不曾认识过也挺好。既然最后都会无话可说,就不再需要去认识新的人。网络通讯录,快变成了一片墓地,我的理想职业又不是守灵人,更不爱集邮,不打广告,一个个名字对我而言没有意义。所以现在,我不回别人的信息和评论,反正不会有要紧事,就让他们觉得我已经搬走了,人去楼空了,不住这里了,甚至是死了。

越来越觉得,日常大部分的交流,都可以没有,如果不是为了完成一些必要的事。人,不需要向别人表现自己有思想很有趣,不在意别人,就不会在意别人是不是在意我。反正我们对自己的认知,和别人对我们的认知,差别大得令人不愉快。我们并不会把对方当成不可或缺的人,很快就会忘记彼此。

我没有把自己刻意藏起来,只是摆在一个角落没吆喝,有人来问,我会跟他讲那是什么这是什么我想怎样,聊几句不难,不过我习惯在人群边缘,存在感弱,看起来很冷漠难接近的样子,于是无人问津,大部分人都喜欢凑热闹。

停了在社交网站的更新,只保留这个个人网站。对别人而言,我的更新不过是情绪垃圾,正如别人的更新对我的意义一样。以前更新状态、签名的时候,会有人指指点点,似乎比我还了解我。

网络碎片,没营养的居多,充斥着欲望。世人眼里,除了好看的肉体,就是对金钱、性的热爱,我看着烦,觉得无聊,那种感觉就跟满屏幕的人全在使用“有木有”“元芳你怎么看”“给力”“认真你就输了”“也是醉了”“蛮拼的”网络流行语一样,再好的东西,很多人嚼过也会变泔水。刚发现自己喜欢同性肉体的那个年纪,我也会在网上找裸露的肉图看,刚兴起网络相册的时候,我也会收集长得好看的人的照片建成相册,都是十年前的事了,现在想起很可笑。后来再也没打开看过,也不会意淫陌生人的脸和肉,现在的心态是,别人长得好不好看不关我事。我没追求的本事,干脆眼不见为净。好看和有钱成为大家共同的目标,几乎每个人都拿来写段子开玩笑,就跟各种流行语一样变得不好笑,甚至反感。他们觉得这是人之常情,而我有自己的喜好也是天经地义。

很多年前,我有一个和别人分享生活的梦想,现在,我的梦想是给自己充足气,有一天用我的方式,无牵挂地离开这世界。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我的方式》上有4条评论

  1. “别人背后那一面,怎么看你,你不知道,如果你曾对他露过笑脸,事后想起就会恶心。”深得我心。

  2. 有个词叫自性空间谁叫你看太多,如果要解决所有的烦恼和不开心,那就必须要认识空性,什么是空性,有一个意思叫万物互相连接

  3. 我觉得我们好像,但我还不大喜欢这样沉在一个角落里的自己,或者说不习惯,我想说话,但是一看到人,我又咽回去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心里有问题。看了你的文章以后似乎觉得,人,活得随意一些,不就好了,那些妄自菲薄的负担为什么要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