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臭皮匠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我不喜欢《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的三个制作人,没有眼缘不说,从节目剪出来的表现来看,真喜欢不起。

杜华说,我是一个要求完美的人,专业性上面的话,会给她们一些建议,可能会蛮严的。听她这样说,我还真的很期待她能给这些明星们什么中肯实在的建议,结果,到现在也没看到“干货”,就给我看她建议丁当个人发展比成团更好,劝退?

大概她给别的明星提了很多“专业”建议,涉及到业务窍门、行业机密,节目不方便剪出来播。

她跟丁当的恩怨,以我的观点,当然是节目安排的,包括发微博,都是炒作。丁当在微博上喊“赶紧把妹妹我淘汰了吧”之前,按录制流程和进度,当时已经被淘汰了。各取所需眼球。杜华把丁当的眼泪又抹回到丁当身上的时候,我在想,这个女人怎么这样。

她开头说“女团的话,它就应该是整齐划一的,漂亮美丽的,青春靓丽的,我自己肯定是想做一个这样的团”,“我觉得黄圣依是一个标准的女团人选,因为女团的话,外形肯定是养眼的,身材最好是黄金比例高挑的”,“从我内心来讲,我喜欢做的肯定是能唱能跳,外形各方面俱佳的,同时又有团队精神的一个团”,“实际上我在建30+姐姐这个团的时候,我自己也是在给自己说,我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女团,我开始的标准可能是我之前选女团的标准,今天看完这些小姐姐的舞台表演之后,我可能会有一些新的想法,在这三十个姐姐里面,会出现很多的多元化的一些团出来,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思考过的”。

听她这样说,我在想,这个女人可能只是个流水线工人,肤浅刻板,称不上专家。现在才明白“多元化”,现在才有新想法,之前竟然从来没思考过,脑子跟没用过似的,纯摆设,混日子。

看他旁边的赵兆就思路清晰,人家一开始就说要做不一样的女团。“如果不是做这样的女团,我们就不要做了,区别所有女团的特点,就在这里。我更愿意看到一支区别于所有女团的一支三十加的前所未有的女团,我希望有张雨绮老师在,钟丽缇老师在,我能看到她新的生命力,也能看到她阅历的这种美,这样的一个团,她们女性最美的这些东西能展现出来,这个就是最打动人的地方”,“我在想是否可以打造出一支区别于那些团的别的团,她们的魅力绝对不是唱,也绝对不是跳,可是合在一起,就是她们最大的魅力”。

虽然后面引号里的话我还不是很明白(节目就是按唱跳在选拔),但是赵兆跟杜华的格局和眼光差距,立刻拉开了。

哦对,是两人拿的人设剧本不一样。杜女士故意挑了自黑找骂的剧本,被骂是笔生意,划算,然后在节目上诉诉苦,博姐姐们同情,更划算。

第一期选曲的时候,杜华说许飞你要不要换一下,虽然我不知道你换去哪里。于是许飞就被淘汰了。第六期的时候,黄晓明和杜华明知道比赛规则,还非要拱孟佳当队长,直接掐断了孟佳的选歌机会,看来孟佳也要被淘汰了。

你俩这么喜欢拱,去打拱猪吧。

再看kenn。我都不想首字母大写了。

节目加了个20秒返场表演拉票环节,宁静不干了,觉得之前想好的本组优势一下没了。kenn前去说服,帮静姐出了个点子,让她们返场跳一个加速版。当时组员还“wow”,眼前一亮,觉得有秘密武器了,斗志高昂,干劲十足地赶紧排练。

我当时就想,kenn不是所有团的舞台总监吗,不会一个点子卖多家,又去教别的组跳加速舞吧,跟拿着一个提案骗所有甲方的广告公司一样。

结果,晚上吃饭,张雨绮就在宁静她们面前说,kenn让他们返场跳加速舞,加速2倍,“好玩儿”。袁咏琳也说,kenn帮她们不知道加到几倍,练到快死了,从头到尾一直加一直加。宁静郁可唯直接傻眼,嘴上“哦——”拉长音,脸上笑嘻嘻,心里肯定在MMP。

真是活生生的欺骗背叛啊,被kenn耍了,以为人家是走心暖男,其实是个做戏渣男。

第二天,kenn还跑去跟宁静解释,说倍速练习是训练大家的一个很正常的流程,我想不到别人也用了这招,当场就表演了一个话没说完泪先流。宁静组所有人马上忘记了被骗这回事,纷纷跑去安慰他,一起哭。

后面采访,kenn还说那一刹那心里不好受,被大家误会。你自己妄想一招吃遍所有甲方客户,还说自己被误会,好心做坏事?我笑死,真的。

他在采访里说很自责,四十多岁活了几十年的男人,在一群女人面前这样哭哭啼啼,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很傻。我又笑死,真的。

你该反省的是自己的工作态度,你以为女明星都这么好糊弄的吗,没想到姐姐们不需要搞藏着掖着那一套吧?没想到张雨绮如此耿直直接就把你的秘密武器交代出去了。

你真没想过公演的时候四个组都返场跳加速舞会是什么下场吗?可能连节目组都看不下去你这样敷衍。

你真的只能想到这一个点子?感觉也是个职场水货。你要真一时想不出4个解决方案,可以召集下面的人来场头脑风暴,晚点再回复你的静姐绮姐琳姐嘛。不是有这么多编舞老师。实在不行可以场外求助打电话给我。

我以前也会拿同一套策略去打不同的甲方,但是方案创意和执行内容都不一样啊,这点懒不可能偷的。

再说赵兆。

节目一开始他立了个flag:“我能从音乐上帮助她们,从选曲,从各方面都要展现出她们最应该表现的那一面。”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hello,不好意思,选曲这里面有你什么事吗。

现在选歌,就算姐姐觉得动作难、跳不动,也会从最难的歌开始选。张雨绮说了,跳不出来可以删减动作嘛,但是慢歌本质上就是吃亏的,不公平。郑希怡觉得宁静可能需要一首慢歌,但是连宁静都懂,不好跳也得跳,有慢歌也不能选,不然就淘汰。

孟佳组上次把慢歌改编成现代舞,从坑底爬出来,这下又被迫跳另一个坑。但是孟佳组没人想输,编曲不中意,大胆改,改成复古迪斯科,这个方案想想还挺带感。张萌跟孟佳说,我们不懂你懂啊,你是专业的,有啥不对你跟导演组说,我们支持你,站你这边帮你拾柴架火。

结果碰到铁齿铜牙赵兆。说这个秀在我心里是脱颖而出的;说观众想看什么就做什么,那女团的定义和乘风破浪的突破在哪里,干脆做回小女孩的女团算了,都做可爱,都做唱跳;说你们的心态有问题,觉得那样做才能赢,音乐没有输赢,心里抵触抗拒才是输的原因;说我需要了解你们的水平之后做改动才适合一点,如果刚开始做这样的改动,对你们没有帮助。

我笑了。

人家张萌说得好啊,在人生中,这场比赛不重要,但是既然都干了,比赛就很重要,就要认认真真比,不想输。在其位,谋其职,负其责,尽其事!

音乐没有输赢,比赛有,你做为制作人,不应该优先为选手考虑,想着怎样让人家赢?人家赢了比赛,成团了,你爱编什么歌编什么,爱怎么编怎么编,想高级就高级,兰花草都能硬加说唱改成那样,花样年华怎么不能复古迪斯科。

你讲高级跟投票的观众去讲啊,看他们买不买账,要不然就你们仨投票别让这批观众投。

需要了解水平,你现在还不知道这几个姐姐到底咋样?前面几期一个多月都在梦游啊?

这种表现像不像你的领导,在面对现实问题的时候,跟你谈理想谈情怀,仗着一点权势和资历,看不上你的方案,非要你听他的。等结果出来,如果成了,那功劳是他的,如果败了,锅全是你的,跟他一点关系没有,人是你走,他坐在位子上稳得像头蠢猪。

先别讨论哪个姐姐该不该走了,先把这三个制作人弄走吧。

都是安排好的剧本和签好的合同,我知道。

我对国内综艺节目一向没有太大好感,做得再好也只能算“就那样吧”,因为编剧水平太次,编不出精彩的剧情。也是,在他们眼里,大多数观众都很庸俗,欣赏水平有限,能把辣条当高级美食吃得津津有味那种。

像我这么在乎剧情质量和质感的观众不多,我们的品位和喜好不重要。

30个明星,30份合同,需要分阶段执行完毕,配合合同进展的方式有很多种,节目组偏偏选了最不用心的一种:靠歌曲来左右剧情走向履行合同。姐姐们都看出来了,声乐不重要,要赢只能跳。

真没有公平而言。如果讲公平,慢歌该跟慢歌比,快歌该跟快歌比。第一场比赛还勉强公平,后面快歌慢歌乱PK,再后面4首歌3快1慢,刻意设局的意图已经完全赤裸,毫不掩饰了,为了方便结束某几份合同,索性安排先走的人进慢歌组,淘汰起来太方便太顺手了(《仰世而来》那组直接放弃编舞)。

不是还有投票数据可以操控吗,这么大个杀手锏在手怕什么,前面的环节都不能好好编一下用点心。曲库不能都是慢歌,或者都是快歌?或者每个组必挑一快一慢编成组曲,或者提供6首大家6选4?

可能节目组不想花更多钱买版权,不是买不起,是抠,毕竟赚那么多广告费,多花一万就少分一万。

节目一开始就差不多定好谁先走谁留最后了,写在合同里。这个节目也不是要给大众看明星的成长,明星的潜力,30+人生的更多可能,都不是,虽然它的开篇文案念得头头是道,但在我眼里是空洞的无病呻吟。

它只是打着公平比赛的幌子,人为制造资源优劣,把好资源分给一线,不好的留给后面,没有把大家放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让姐姐们各凭本事和努力考出不同成绩,反而让“优等生”做简单的试卷,“差生”做难题,刻意制造和强化不平等。观众并不是要求优生做奥数,差生降难度,仅仅要求大家都做同一套试卷而已,这都办不到还扯什么公平。

这倒是反映了现实社会。穷的越穷,富的越富。

就这水平还想要我花钱充值包月?

这个节目我唯一看得上的地方,还是一些姐姐们为人处世的个性性格。

阿朵就不说了,非常会照顾人,云淡风轻又比暖阳还暖,各种体贴,让所有人都舒服,连宁静都能被她hold住,真大姐大。那些个眼里只有比赛,说野心没什么不对的人,要好好学学。

还有宁静,因为组队的时候没选郑希怡,后面拉着郑希怡私聊解释。别看郑希怡这么大高个,内心里还是有个小女生。那些个“请你不要再问我这样问题”的人,好好学学。

还有钟丽缇、张雨绮,真不是下面的小年轻一两天就能学到的。

别再强调谁谁谁很努力,业务能力好了。这些姐姐们都有。差别在哪?不就是为人处世做人格局上吗。

我其实也很想做一个让大家都舒服的人。太难了,我自问真的做不到八面玲珑面面俱到,对不同人用不同模式,而且还不让人觉得油滑腻味。我出厂设定只有一个单一模式。尤其是在碰到一些素质很低的物种的时候,还要我让他舒服?我自己就先炸了。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