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生涯的一点回顾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还有几个月要毕业,不想考研就该找工作了。

我内心焦虑,表面装得很淡定。表现慌乱,我觉得是很难为情的事,跟在公众场合不穿衣服一样。从同学嘴里听到谁谁签了什么单位什么公司,每听一次就慌一点。高考前都没这么慌过。毕了业,只能靠自己,要花的每一分都得自己挣,没有躺着刷脸的资本。

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打开招聘网,很不情愿,又不得不看,越看越烦躁。密密麻麻的岗位,点进去,看几眼,再关闭,一页页不断往后翻,一直翻到文字下面有一条条线的地方。那些线的含义是之前已经点过这里了,浏览器有记录缓存。我不记得看没看过不要紧,电脑帮我记住了。

要找什么样的工作,内心没有特别明确的想法。离毕业时间越近,内心的期望值不知不觉降低,很多以前不会点开、看不太上的职位,也开始点进去看了。

把时间拉长一点,从几个月拉到十几年,可能很多怕寂寞的人也是这样。一开始想找各方面都符合要求的伴儿,要长得好看,身材好,有钱,会这会那,温柔成熟阳光活泼体贴霸气性感还有情趣——管它是不是互相矛盾。等过了几年十几年,如果一直没遇到满意的,内心不断调整最初的要求,最后可能只需要是个人,看顺眼,凑合就行。

找工作,找对象,找房子,找钱,找医生,找借口,找答案,找走丢的宠物,找失去的记忆,找回变心的情人,要找的,个个都很费劲。

除了找麻烦。

找到了还没法保证能一直一直不失去。

我面试过一家日资公司。招编辑。说是编辑,其实只是招个校对。校对产品说明书上的文字,没有技术含量。她问我平时写不写作,我把我的网站给了她。

隔周的周一早上,我打电话问反馈。她问我写的是真实生活还是小说创作。我说都是真实的。她说考虑到公司是个小型社会,要照顾到别的同事。

背后意思就是不招同性恋,对别的同事不好。

我有一阵实在没接到面试机会,连保险公司的面试邀约都答应了。但我走到公司门口就后悔了。一是性格内向不喜交际,二是性格内向不喜交际。我在外面犹豫了半小时,没敢进去,最后调头回了学校。

不知道自己喜欢干什么——除了什么都不干也能拿钱,还好知道自己不喜欢干什么——不喜做销售。

后来找到一份编辑工作。把中小学生的作文修修改改,印刷成报纸、杂志、书籍。学生可以拿着铅印的名字,让家长爽一下。

看了很多很多学生作文,能让我觉得有天分、自然美、印象深刻的作文,很少很少。绝大部分都很平庸,没有童真,没有意境。纵然有很多名师开讲座,讲写作文的上百种技巧,平时老师也在各种指导练笔,但天赋这个东西,学不来,可它又特别重要,没有天赋就没有灵气,只用技巧就只剩匠气,用得越多就越油腻。当然,学生用技巧还到不了油腻的程度,能有“用”的意识和能力,已经算很好了。

坐我对面的是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姑娘。人也内向。她应该是从我QQ空间里翻到了我的网站,隔了一段时间才跟我说她一直在看我写的东西。我在公司也就跟她走得比较近。

坐在她旁边的男孩,也很瘦,据上司说是个诗人,我没看过他写的诗。他抽烟很凶。编辑部四个人,他跟上司比较亲近。有一次我蛋炒饭食物中毒,上司看我脸色不好,叫他打车送我去医院。

公司的排版和印刷外包给了别的公司,要让他们隔三差五专门跑一趟,把校对后的稿子取回去排版修改。我嫌一来一去太麻烦,还得等对方上门,索性要了个排版软件方正飞腾的安装包,装电脑上,慢慢学习摸索。一用就会了。

一开始只是从排版公司那儿要来已经排好的初版文件,我改改错别字,后来进化到我也会从0开始,灌入文本,排出完整的报纸版面、书页版面,像模像样。再后来我又学会了用PS简单处理一些配图,用InDesign设计杂志排版。

我的个性不是不喜欢合作,而是专业性不那么高的能自己搞定的活儿,就自己搞,省时,也省去了很多麻烦别人,和别人沟通的必要。有那沟通的功夫,我都已经动手改完了。

一开始自己租房,房租就要600,剩下的够吃饭。每天坐一个小时公交车从城北到城南,车上都用来睡觉。后来公司搬去了城西,还在离办公室三五个站的地方,租了一套四室一厅的跃层,当员工宿舍。正好有个同事离职,空出一间。我搬了进去,不用交房租了。

外联部的头儿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我妈很好奇他为啥不结婚。我说大城市里单身不想结婚的人很多。

干了3年,突然有一天想去北京,就辞了。到北京后,有半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还好手头存了点钱,不像快毕业时那么慌。

半年后进了一家做教辅的公司。公司有排版部,用方正书版。我还是觉得频繁麻烦别人很费事,就自己安装了软件研究,一些小改动小调整,自行消化。同部门别的同事也觉得这样要方便很多,纷纷开始安装软件,简单的调整自己动手,不懂再问。

在正式排版前,要先设计整本书的样式,包括页眉页脚目录章节页的花样等。给学生看的书都要严肃而花哨。设计部人力有限,出设计需要排队。一来我不太喜欢等,二来我还真没觉得他们的设计有多难,看他们用AI,我就装了AI开始研究。我自行设计出的第一个排版样式,还被设计部主管当优秀案例拿去示众,让员工学习如何做到主次分明、张弛有度。

我刚进去的时候,这家公司很奇葩,像保险公司。每天早上要跳操,背景音乐是郑秀文的《眉飞色舞》,公司人事还会巡视,看谁的跳操动作不标准,然后在企业内部沟通软件上点名通报。下午要做眼保健操。每周一早上还有例会,升国旗唱国歌,完毕之后员工分组站,喊口号,一起鼓掌,从台湾传过来的“爱的鼓励”,节奏是“一二、一二三、一二三四、一二”,边鼓掌边喊“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更奇葩的是,我竟然没选择离职,跟着干这些特别智障的事。要说它给的钱吧,还真不多。

我这人比较懒,一旦找到工作,除非忍不了,不然不想换。找工作太焦虑,又很讨厌面试时跟别人介绍自己。不太明白有啥好自我介绍的,是不识字没看简历吗?我面试别人从不要求做自我介绍,直奔主题——为什么感兴趣这份工作。

有一天,也不知道是大领导突然醒悟过来搞这套确实太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公司开始调研对早操和晨会的意见。我实事求是选了最负分。原本以为很多员工是打心眼里喜欢跳操,他们动作标准,表情愉悦。结果意见收集后,早操不跳了,周一晨会也不开了。

我这个部门只有我一个男的,弯的。人事部有个【仔】,同事觉得他长得挺好看,而我觉得他也是弯的。

同事很不屑,觉得我看到好看的都意淫是弯的。我不争辩,她们太天真,不懂。

芸芸同事里还是有一位,跟我一样有眼光。有次她无意中问我鉴基眼光准不准,问我觉得人事部的【仔】是不是。我支支吾吾说不知道。其实我没说实话,我肯定【仔】就是,只是还拿不出铁锤证明。

无巧不成书。巧的是,我在豆瓣同志组发现了【仔】的租房贴,招合租室友,可以加Q看照片。我没加,但我悄悄看了这个号的QQ空间——是【仔】无误。

无巧不成书。更巧的是,我有个朋友在急找房子。撮合他俩合租应该还不错,我想,起码比完全陌生的人好。【仔】要是做了不厚道的事,还能来公司捉拿归案,起码不怕找不到人。

无巧不成书。最巧的是,我朋友真的租下了那间房,成了【仔】的室友。过程挺曲折,后面也发生了很多剧情,那是我写过的另一个长长长长的故事了。

同事有次无意说漏了嘴,让【仔】知道了我是弯的。他还要了我的网站,说感兴趣,就看看。到最后,我跟【仔】也没以基会友,性取向相认。因为他跟我朋友相处的点滴,让我觉得他是个奇男子,我看不上。还好朋友也没责怪我当时介绍他俩认识。

在这家干了两年,厌烦了,没找到新工作就裸辞了。原本打算玩一阵再找工作,结果只休息了一周,被豆瓣认识的一个大贵人带进了新媒体广告业。

之后我的职业生涯,都在这位大贵人的帮助下,顺风顺水坐上了高铁,发展得至少我很知足。我的性格属于不爱争不爱抢那种,不喜欢讨价还价,不主动争取。很多人一年一跳,越跳越贵,我懒得跳,所以涨不起身价。

进入广告业,作图需求多了,我重新捡起了PS,也开始了PPT纺织生涯。

入这行,就要变成一个爱凑热闹的人。这行流行追热点,就算热点是大便,也要想着法子变成苍蝇,看能不能舔一舔蹭一蹭。毕竟客户不懂行,但又想法很多,还不听劝,它眼里只有食物没有品味,看到别人有,它也要,要啥你都得办到,不然就是你不行。客户不可能不行。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我一直觉得我孤僻的性格不适合这行,朋友都说很适合我。我从小就对“热闹”的兴趣很低。路上有人群围观,我路过的时候很少会停下来挤进去看个究竟,大多时候都是快步走开。要排队的网红店,不会一个人去排队,没必要,反而会刻意避开。大家都追的热门话题和事物,多半想屏蔽,剧集可以热度过了再追,电影也不会非要赶首映。需要排队抢购的手机、游戏、衣服、周边,限量版、联名款、新产品,都觉得不值得,就算是想看的演唱会,也不太会去蹲点抢票,随缘吧,有就买,没有就不看,甚至觉得“跟别人一起抢”这个行为很掉价。

喜欢的人也一样,发现他被别人瞄上、惦记,兴趣可能也就不剩多少了。看别人给他点赞,他跟别人频繁互动,我的好感很容易就挥发掉了。

不代表他不好。只有我一个人喜欢,这种状态才是真好。

没啥道理,但是很爽。

广告这行好歹比改稿编书有意思,我看不上拿到我手里的别人写的东西。之前出的那些书,要不是因为工作,我不会看,更不用说买。市面上出的大部分通俗流行书,只不过把网络文字买个书号打印出来,东拼西凑放一锅乱炖。这么说还很侮辱东北乱炖。

干新媒体久了,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别人觉得有意思的很多东西,我觉得无聊。一是大众的笑点和品味,就算不俗,也就那样,我少有共鸣,二是看的东西多了,我看个开头就知道后面的套路,很多喜剧电视、电影、综艺,我猜得准它下一个包袱会怎么抖,一旦变成意料之中,意外之喜就没了。很多热点,我知道都是刻意制造出来的炒作事件,趣味瞬间就变乏味。很多事情之所以有趣,是因为它是自然发生的,是巧合,是意外,是不期而遇,如果是剧本,写出来照着演,那就不是笑话,是尴尬。

我跟朋友间也形成了一种默契,他们很少跟我分享网上的段子、笑话、热点,因为我基本都先看过了。

工作需要和个人爱好,我还是能分开并行,简单说,就是不喜欢的活儿,我也能干,毕竟拿工资了。平时写东西不需要跟热点、塞热词、抖包袱。新媒体的写法有套路可寻。举个简化的例子,我不爱香菜,我就写我不喜欢吃,欣赏不来。新媒体这样写太平了,吸不来眼球,新媒体写法要嫉恶如仇,把看上的靶子竖起来,集中火力猛攻,骂香菜是垃圾,世上怎么会有爱吃香菜的人,再列举类似现象,无差别一起炮轰,上升到人性。情绪极端了,不仅能煽动爱跟风的对号入座,还能挑起对立情绪,让另一端的人边转边喷,完成一次集体情绪高潮。对方怎么喷不重要,流量到手就行,大众高潮只是变现的工具。“香菜”是一个靶子,换成别的个别现象、事物都可以,粉红、公知、人性、每个社会热点的极端评论,都可当成靶子写,还能换角度炮制好几篇,一鱼两吃,一韭两割。这个现象都可以单说一篇了。

大概有两种人会把广告神话。一种是傻人,迷信广告能把它的屎卖成爆款。一种是恶人,冒充专家,专骗外行钱,到处吹牛只要听他的,就能把屎卖成爆款。

很多老板嘴上动不动就要做个十万加,做个爆款刷屏,手上预算只拿得出几千几万。一加一可以等于二三,顶多到四,但要一加一直接等于十,劝你撒泡尿,不是拿来照镜子,是洗把脸醒醒脑。奇迹凭什么要眷顾你。

行业里太多乱七八糟的骗子专家,拿着团队的案例说是自己一手捧红的,甚至根本就不是它做的项目,跟你大谈特谈如何营销,洞察预热引爆收尾,怎样怎样。就跟一个人随机买了注彩票,走狗屎运中了几万块,然后开始开讲座,搞收费,到处讲它当初如何看走势、抓洞察,调查了多少店,分析概率,应用数学,公式计算写了几页,要怎么选号,在哪家买,哪个吉时买,买完还得如何,说得头头是道高深莫测,其实它这辈子都中不了第二次奖,复制不出第二次成功。

这么说并不是指广告没有方法论,有,但很多东西根本还轮不到大谈理论。目之所及到处是注水货,吹捧皇帝的新衣,对上交差,对外吹嘘,强行包装,牛皮被吹得满天飞。这个现象也可以单开一篇了。

之前在广告公司为品牌客户提供内容服务和资源采买,现在的工作内容没太大变化,从广告公司换到了自身有资源可卖的影像产品。

公司越大,员工的工具属性越强,大家都是仿机器的活人。一件事情分解成几十个环节,沟通成本陡然上升。跟人打交道有时候比对付事情麻烦多了,你都不知道别的岗位躺着什么鬼。

我最讨厌遇到柯以敏也看不惯的那种人,“你很牛吗?放下你的身段,你就是个屁”,专业度没多高,心眼又小又高,态度还很烂。你找它配合办点事,跟要它命一样,它找你办事,就要你把命给它。问它这样行不行,它只会说“不太行”,再问哪里不行,它支支吾吾跟烙铁烫了嘴,不明说,要你自己一点点揣摩。

“你好,帮忙看看这样可以吗?”

“不可以哦。”

“是哪里不行呢?”

“好多都要改呢。”

“具体有哪些地方呢?”

“不太好看。”

“能再具体点吗,我们快速改改。”

“就是不够美。”

“再看看这样可以吗?”

“还是不太可。”

“哪里要改呢?”

“还不如前面那个。”

“看看这样呢?”

“太硬了。”

……

你直接给一个“可以的”方案,或者方向参考,让对方一看就懂,参照调整,不就能快速解决问题了吗?绕什么肠子十八弯,弯弯九连环,把自己当县城公务员?直说解决方案不是更省事吗?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谁的妈有空陪你浪费。非要别人猜你怎么想,又不是恋爱游戏,当什么职场作精,回家当少爷少奶够不够,让你妈全天无死角伺候。

年轻人都坚信要做自己,品牌、明星、大号都在告诉你要做自己。听得多了,眼里只剩自己了。

职场上的妖魔鬼怪,也是个可以单开一篇的话题,不多讲。

我一向不爱给别人添麻烦,跟不太熟的人开口总不好意思。虽说别人找我办事,我都快速响应,尽早安排,多线程穿插处理需求,但别人不是我,我也理解有很多人找他办事,需要一件一件处理,每一件处理起来都要花不少时间。不过做一个需求要提前一周、两周排队,排队还只是评估给不给做,具体什么时候做再规划时间,这个效率别说客户嫌慢,我都嫌。

我又开始研究。画流程图,做UI界面,学Sketch,简单的图形自己学着画。另外一个专门用来画画的SketchBook也很好用。做贴纸做道具,学EffectCreator,平时也可以做些恶搞的贴纸来玩。研究SVG,分析代码,抄抄别人做的酷炫效果。

我学东西很快,很少看说明书,动几下就上手。不过“会了”跟“精通”的差别还是很大,再提升就很慢。

工作这么多年,遇到的靠谱同事比糟心的要多。我不怕遇到专业性不强的,怕的是遇到没几下本事还自以为是的。工作态度比聪明重要,聪明又比专业性重要。专业技能可以学,聪明人一学就会,态度好才能你好我好和谐社会。

我不喜欢被别人管,也懒得管理别人。我理想中的团队上下级是大家一条心,为了解决同样的问题,各司其职,谁有空就多分担点,谁太忙就匀点活,不需要谁专门盯着,成年人都很自律自觉,有责任心,肯担当。

我之前几年的团队都能满足这些条件,但我也知道,这是我的一种幸运。我的磁场吸引来的人都不错。这种愉悦融洽、轻松省事的氛围,实在难得,未必是职场常态。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的同事、领导是傻逼。

还有份幸运是我干着喜欢的工作,没有抵触心理。可以快乐加班,偶尔还越干越兴奋,休息没事干也乐意找点工作来做。能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在别人眼里我是工作狂,其实不是。

我不知道这种工作的快乐还能持续多久,毕竟已经不年轻了,后面大批大批的年轻人,比我便宜,随时准备顶替我。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职场生涯的一点回顾》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