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不是无条件的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冲着同性剧情去看了《怒》。没看过原著。以下说法仅局限于电影剧情内。

即使是妻夫木聪,如果他不演同志,那我也对这电影不大有兴致。

妻夫木聪从类似同志浴室的地方捡了一个男朋友绫野刚带回家。这个开头曾经是我幻想过的。每当我路过酒吧街,我就四处张望,看能不能在马路牙子,或者花坛里,捡一个我喜欢的喝醉的带回家。

人为什么就不能是流浪动物呢,如果我写童话,我就要写一个这样的。

生活不是动画漫画或童话,所以我没捡到过。

这个开头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给我一大串不同的钥匙,让我开锁。我试了一二三四五把就打开了。不是最好的开始但起码还有点意思。

这个绫野刚,怎么说呢,长得像日本同志成人片儿里凑时长的男优。不够美但很合理,大多数人不就长这样。当然了,美的标准是主观的,这里的评价没有公信力。

本来想说,在现实里,妻夫木聪那种级别的,不会看上绫野刚这种。但,凡事总有例外。我长相刚及格,不也有长足了八九分,像妻夫木聪那么好看的男孩子喜欢过我吗。

故事本身没什么槽点,自然也没什么惊喜。但还是有一点,我想说。

妻夫木聪看到男友绫野刚,在咖啡店跟一个女的谈笑风生,晚上回家开始套话。剧情不赘述了。

换做是我,看到男友跟别的女生谈笑风生,要么直接上去打招呼,要么隔老远发条信息:我的小骚骚我看到你跟一个女的在打情骂俏呢是谁啊?

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

Easy Plugin for AdSense.

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OR
Suppress this ad slot.

旁敲侧击地套话,我觉得不聪明。好的对手,从来都是正面交锋。又不是拍谍战和宫斗。要么不问,要么直说,这就是我,不一样的骚货。

绫野刚想去见男友的妈,却不把自己的好友介绍给男友。妻夫木聪把男友介绍给他妈了,男友还不说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有什么病。一门心思自己扛自己背,默读自己的伤悲,誓当都市女性林忆莲吼!不说就算了,男友看到了没见过的人,还不能问一下,一问就炸?(问的方式是不够直接这点要承认,但妻夫木聪态度很好)谎言被拆穿,一句不想说就不解释,任谁都迈不过去吧。

自己的身世不好意思坦白,非要等到死后,对象从别人嘴里听到,连警察都知道的比对象还多。或许因为自卑和自尊?这样的心态可以理解,但更多的不是可惜吗?也许绫野刚后来去公园,思考了一下到底要不要交代身世背景,不幸心脏病发。这下可好,想说都没机会了。

我重点不是要怪妻夫木聪或是绫野刚,重点来了。

有人开始感慨,爱经不起一点猜忌,要互相了解到什么程度,才会彼此信任,之前那么多爱,一个怀疑就瓦解了所有的信任,裂缝产生,爱变成怀疑,宁愿用猜疑来忘记葬在一起的心愿。

我觉得大可不必这么灰心丧气。两个陌生人之间的信任,从来就不是、也不会凭空产生,它需要时间、精力甚至是物质成本,需要适当的了解做背书,需要一定的付出去打底。不想同等付出就要对方无条件信任,想想看是不是很过分。

如果你有所隐瞒,有所保留,就不要埋怨对方对你的信任不是无条件的。信任从来就不是无条件的。即使是父母家人之间的信任,也有血缘关系做前提条件。

妻夫木聪的怀疑,是合理怀疑。甚至剧中的其他怀疑,都属合理怀疑。一些路人据此衍生出的悲凉感慨,属于夸张演绎给自己加戏,有个更简单的形容,矫情。

重点说完了。

妻夫木聪曾经问男友,要不要跟他合葬。

换做是我,男友先死,我就把他骨灰放在家里。那个谁,据说不就是这么做的吗。等我死了,找人把两堆骨灰搅拌搅拌混成一堆,去沙漠里,随风扬了它。

那些抓也抓不住的,才是真的。

如果我先死,那就随便吧。随活人的心,不必在意死人的想法。

发布者

棒棒

你们需要快乐地生活,而我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